Page 62 - 《盛誉人》2019年7月刊 总第5期内刊
P. 62

民族融合,共同组成华夏民族。那                        这些柳树几千年了,依然春风杨柳

                         些当初在嘉峪关、玉门关、阳关、                        催眉生,依然杨柳岸晓风残月,亲

                         敦煌戎关的将士把回到酒泉变成                         临此景,实想婉约一回,唱响千年

                         为一种渴望,西汉时代,快到古稀                        的歌谣。

                         之年的西域都护上述皇帝“臣不                             这样的美景,在塞外并不多
                         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                       见,其实在河西走廊已经快半个月

                         就是现在现代文明高度发展的今                         了,我满眼基本全是戈壁和黄沙,

                         天,这些地方都是非常之荒凉和苍                        或者瑟瑟在风中的杨柳,很少见到

                         茫,在狼烟四起,天寒地冻、逆风                        如柔和的秀美的景致,有时候大家

                         肆虐的边关,条件是何等的艰苦,                        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不得不

                         但是对他们而言,就是家园,仍然                        赞叹大家自己改变沧海桑田的决

                         是心灵向往的地方,如同伊斯兰信                        心和能力。

                         徒们对麦加的崇拜一样,在虔诚中                            酒泉还有许多值得一去的地

                         充满绝望,这就好理解为什么“春                        方,比如卫星发射基地,额济纳旗

                         风不度玉门关”了。                              等都是很好的去处,我因为种种原

                             酒泉的日子比较悠闲和松散,                      因,只是徘徊在酒泉市内,这在这

                         三三两两的有人走在历史的光影                         一偶噶按手那些藏在城垛中、躲在

                         中,沿着酒泉著名的公园“左公                         瓦砾间的一个叫历史的话题。我原
                         柳”漫步,古木参天,亭台映水,                        想轻盈的飞舞,可总是被目光所

                         长桥卧波,一派旖旎景致,两千多                        触、思想所及的厚重包围,实在无

                         年前身为钦差大臣的左宗棠途径                         法超越,有人说,超越自己才能超

                         酒泉,为此安闲、优美,极具江南                        越一切,可是我只能有如下的感慨

                         风情的景象所惊叹,遂在此修建了                        了:

                         著名的泉湖公园,关于这个公园,                           汉开边,功名万里,甚当年健者

                         这些粗大的左公柳在史书中有很                         也曾闲?纱窗外,斜风细雨,一阵

                         多记载,左公已离大家而去了,可                        轻寒。——辛弃疾《八声甘州》




                                                           50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