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9 - 《盛誉人》2019年7月刊 总第5期内刊
P. 59

藤蔓上的那只葫芦




                                                     文  / 于恒兵





                           荒废的农家小院

                           藤蔓一直要挣脱羁绊

                           延伸,就是生命的价值

                           藤上有只葫芦,那只葫芦                              经过繁华的季节

                           它是一个客观的存在                                在瑟瑟的秋风里

                                                                    这只一身铠甲的葫芦

                           昨夜的露水浸过                                  有人要用它做水瓢

                           今晨的朝阳染过                                  有人要用它做乐器
                           中午的日头烤过                                  有人要用它做饰品


                           晩霞象涧水一样洗过                                更多的人说它不堪大用
                           那只葫芦

                                                                    在万木凋零的冬季

                           燠热的夏  千辛万苦地                              葫芦是一个客观存在

                           锻造这只披着毛毛外衣的葫芦                            不仅有坚硬的壳

                           成长意味着历经风雨                                还有  已凝固为种籽的瓤

                           这只静静的葫芦                                  岁月淌过轮回的河床

                                                                    干涸的北风中 冬的尽头

                                                                    播种的春雷已隐约于云霄



                                                                                     2017 年 7 月 11 日于广州





                                                           47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